• 网站今日下午4点起被攻击,自动进入频繁验证模式,请见谅!

推荐一本书《中央苏区的革命:1933-1934》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社会科学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黄道炫著。
相当客观,难能可贵。
有几点是我以前读书少,首见的,当然我以前也不大看这段历史就是了。
一是中央苏区地主富农占有土地比重非常低,差不多是全国最低的,贫雇农分的土地少部分来自地主富农,多数则来自祠堂公田,因为祠堂公田占据了农村土地的大头,所以地主生活并没有特别高于农民,农民反对同村同姓地主的情绪非常低,许多地方都发生了农民保护同姓地主的事情,可以说是红军将革命送进了农民之中,而非农民自发需求革命。
二是苏区农民负担田税和营业税烟酒税等其他杂税总计人均年负担约0.7-0.75元,白区农民负担田税和各种苛捐杂税相加总计人均年负担在1.5-2元,农民负担减轻一半以上,但1933年,苏区以摊派的形式两次发行了420万元公债,1934年向百姓强制借谷百万担,总值近五百万元(均未兑现归还),这使得苏区农民1933-1934年人均年负担新增2元多,超过白区一倍以上。
三是苏区大量的超编政府工作人员和全脱产的群众组织工作人员,再加上红军,导致苏区人民是每八个人(包括老弱病残)就要供养一个公职人员或脱产人员(包括群众组织的半脱产人员)。
四是为了解决财政困难,1933年6月起当时的中央宣布腊肉以前在苏区搞得查田工作不认真不到位,包庇了很多地主富农,立即开始了打击中农的新一轮查田运动,强行将稍高于一般农民生活水平的较为富裕的中农划为隐藏的地主富农,按照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去打击,逼反了大量中农群众,却得到了生活水平低于中农的许多贫雇农的热烈拥护。(我个人感觉就是不停划阶级,永远利用多数阶级去抢掠少数阶级确保总是得到多数人的拥护)
另外还有一点共产国际给予的资金帮助,仅1933年八九月,共产国际驻华代表埃韦特经手转交给中共的经费就有24.56万法郎,6.16万美元,101452墨西哥元,5000瑞士法郎,1864荷兰盾。1933年11月,埃韦特甚至收到一笔300万墨西哥元的款,不过文章缺乏更多资料,无法分析总数,也无法推测出有多少钱突破白区封锁真正交给了中央苏区。
 
这本书几年前读过部分。史学界有种看法,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与其说是政治上、军事上的,不如说是经济上无力再支撑。
这也再次证明小规模的割据只有在“乱局”下才能维持,一旦敌人完成了统一或者部分统一(炮党实际上并未在真正意义上统一全国),就能以强大的物质消耗来压垮对手。
 
这本书几年前读过部分。史学界有种看法,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与其说是政治上、军事上的,不如说是经济上无力再支撑。
这也再次证明小规模的割据只有在“乱局”下才能维持,一旦敌人完成了统一或者部分统一(炮党实际上并未在真正意义上统一全国),就能以强大的物质消耗来压垮对手。
基本同意这个观点,不过我认为,关键还是共军当时被掣肘的因素太多,打不赢,跑不动,谈不了造成的!
 

鼹鼠

上校
这书我也读过。感觉这个角度从来没有写过,比如那时候就看到了政府官员的腐败问题。让我唏嘘不已的是,那时候的革命前辈真的是按照一个国家的理念去建设苏区的。很多教条,也有很多他们没想到的问题。
 
这本书几年前读过部分。史学界有种看法,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与其说是政治上、军事上的,不如说是经济上无力再支撑。
这也再次证明小规模的割据只有在“乱局”下才能维持,一旦敌人完成了统一或者部分统一(炮党实际上并未在真正意义上统一全国),就能以强大的物质消耗来压垮对手。

可能演变成类似于印度和印共的关系?
 

ssbb33

中尉
二是苏区农民负担田税和营业税烟酒税等其他杂税总计人均年负担约0.7-0.75元,白区农民负担田税和各种苛捐杂税相加总计人均年负担在1.5-2元,农民负担减轻一半以上,但1933年,苏区以摊派的形式两次发行了420万元公债,1934年向百姓强制借谷百万担,总值近五百万元(均未兑现归还),这使得苏区农民1933-1934年人均年负担新增2元多,超过白区一倍以上。
三是苏区大量的超编政府工作人员和全脱产的群众组织工作人员,再加上红军,导致苏区人民是每八个人(包括老弱病残)就要供养一个公职人员或脱产人员(包括群众组织的半脱产人员)。
四是为了解决财政困难,1933年6月起当时的中央宣布腊肉以前在苏区搞得查田工作不认真不到位,包庇了很多地主富农,立即开始了打击中农的新一轮查田运动,强行将稍高于一般农民生活水平的较为富裕的中农划为隐藏的地主富农,按照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去打击,逼反了大量中农群众,却得到了生活水平低于中农的许多贫雇农的热烈拥护。(我个人感觉就是不停划阶级,永远利用多数阶级去抢掠少数阶级确保总是得到多数人的拥护)
三个手法一贯以来
 
这本书几年前读过部分。史学界有种看法,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与其说是政治上、军事上的,不如说是经济上无力再支撑。
这也再次证明小规模的割据只有在“乱局”下才能维持,一旦敌人完成了统一或者部分统一(炮党实际上并未在真正意义上统一全国),就能以强大的物质消耗来压垮对手。
幸好日本鬼子及时发动侵华战争,制造了更大的动乱,为我党进一步开展工农武装割据创造了必要条件
 
这本书几年前读过部分。史学界有种看法,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与其说是政治上、军事上的,不如说是经济上无力再支撑。
这也再次证明小规模的割据只有在“乱局”下才能维持,一旦敌人完成了统一或者部分统一(炮党实际上并未在真正意义上统一全国),就能以强大的物质消耗来压垮对手。
军事上也扛不住了。很多老兵在第四次反围剿中减员了。第四次反围剿,中央红军到底失血多少,恐怕现在都没有详实的公开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