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鉴于最近有用户反映密码泄露,请尽快修改用户密码,有条件的可以装手机应用Authy开启二次验证,邮箱二次验证错误的请联系微信840496

    SONICBBS-SONICCHAT-SBANZU时代的密码全是明文,迁移到现有程序后,密码进行了SHA256加密

(旧贴新发)说一下金庸笔下的男女主角形象与主题刻画

这帖子曾在别的论坛发过,现在本坛又在热聊金庸,所以我把它转过来重发:
陈家洛袁承志就不说了,
胡一刀夫妇明显是风尘三侠虬髯客与红拂女故事的金庸版本,
郭靖是儒家成功学的最佳代言人,
杨过,令狐冲,韦小宝是一类人,街头小混混(江湖浪子)性格,只是他们呆的圈子不同,
张无忌,狄云,石破天还有虚竹是一类人,讲的是佛家理想中的本心,或者道家所说的赤子之心。
萧峰前身是谢逊,再前身是飞狐外传中的胡斐,再前身是洪七公,英雄需要考验(被虐),创意来自“刚不可久”;
段誉,杨逍范遥,杨康,段正淳,段智兴是一类人,描绘金庸的至高理想(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只是早期金庸顾及很多没敢放开,但穆念慈已经为杨康殉情了,这个创意应该源自“柔不可守”;
夏雪宜黄药师这两位说白了是魏晋名士做派,到黄药师就已经写的很成熟了,后来的反派就一个比一个猥琐,比如成昆,丁春秋,血刀老祖,神龙教主之流一蟹不如一蟹,而曲洋黄钟公无崖子苏星河之流都是过场的配角了。只有黄药师能够作为大反派打满全场让人爱恨交织;
任我行和东方不败这两位是个异数,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两位影射的谁;
到岳灵珊,金庸在感情上才真正放开,敢于描写男主死活被女主看不上,所以岳灵珊才是金庸世界里最另类的女主
到了鹿鼎记,老金彻底看开了,什么忠义,感情都去TMD吧

金庸女主则基本分为三类:
1,妖女类型,黄蓉赵敏
2,神仙姐姐类型,香香公主小龙女王语嫣(基本写成了花瓶)
3.被主角惦记纳入后宫但早期基于某种奇怪的理由不敢公开收纳直到鹿鼎记才彻底放开的类型
唯有郭襄,在神雕末尾的八回中隐然有女主架势,而且堪称完美,所以以前我最喜欢的女主角就是她了。

金书总体属于变种的才子佳人小说,只是才子的文才变成了武功,圣贤之书变成了武功秘籍
早期的陈家洛袁承志特别明显,但是主角都没写好
从射雕开始参考了早期评书演义对主角的写法,评书演义里刘备宋江唐僧李世民看起来都是笨笨的,其实那叫大智若愚
主公若是太强,属下就很难发挥才干,或者换个角度,主角若是太强,配角就很难写好了
所以郭大侠就变得有些笨笨的,同时给他配了个女诸葛黄蓉来作为平衡,结果射雕大获成功,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武功和配角体系,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五绝体系。缺点则是人物性格比较模式化。

因此神雕侠侣一书是金庸全部武侠作品中的大转折(不光是因为金庸事业上这时开始创办明报),相对于内敛的郭靖,杨过的感情要外放的多,在那些重要的人生关口的内心挣扎戏也要来的强烈的多。射雕,神雕是可以对照着看的,金庸相当于把射雕里的人物的内心世界丰富了许多,那些射雕里就存在的冲突在神雕里要激烈了许多。但是结尾处为了商业考虑,照顾读者感情,结果只能让小龙女死而复生,文学意义上算是虎头蛇尾了许多。否则这部是可以向《卧虎藏龙》致敬的,当然那样就是彻底的悲剧了。

到了倚天屠龙记里,则是男女主角加五绝体系一齐黑化。开场就是神雕里着墨最少的北丐洪七公型的浓墨重彩。谢逊的前身就是洪七公,在最早的版本里他也会几招降龙十八掌。倚天里的五绝就是明教四大法王加光明左右使。赵敏则是黑化版的黄蓉。为了平衡这些人加男女主角,张三丰作为武林泰山北斗的地位和武功是各本金庸武侠小说里当世最强的,天龙里的扫地僧是突然冒出来的,而张三丰的角色地位贯穿了整部倚天的首尾。
我一直觉得倚天是金庸所有小说里写的最豁出去的一部,这部书里武林是最乱的也是最黑的,六大门派加丐帮勾心斗角黑到了底,明教里自然也是心黑手狠。早期的张无忌也一样(这个要看最初版本的)。后来因为写的太放了,按这个写法男主接下去只能当开国皇帝了,所以金庸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让张无忌归隐了,然后慢慢在后来的修改版里把张的性格往弱处改。即使这样,你仔细点看,张无忌的武林盟主地位也是最厚实的一位(万安寺救六大派和少林寺屠狮大会后两次得到确认)

相比倚天,天龙八部的结构冲突其实要稳了很多。天龙八部说白了就是五绝前传,南帝段誉,北丐萧峰,东邪虚竹,西毒游坦之,五绝集体做了一回主角。按照水浒的结构依次是四人传记,从段誉传过渡到萧峰传是非常流畅的。后来西毒游坦之传过渡到东邪虚竹传的时候就差了很多。
到结尾时,段誉虚竹萧峰三人是兄弟,足以克制其他人。三兄弟内部,段誉虚竹既没有野心又可以克制萧峰
所以天龙八部里的武林其实是非常稳定的。扫地僧主要起到的是一个点化作用。结构上一点都不乱。

然后到了笑傲江湖是金庸把这些年的探索做了一次总结,结构人物都很精美。令狐冲这个男主角能放能收,既可以做武林盟主主持大局,同时也没有野心随时可以归隐。这就是金庸对自己也是对他小说里主角的至高理想。所有金书里的男主都没有偏离这个理想,后期看着男主黑化了许多,主要是因为所谓的正派武林在金庸笔下被丑化写的很猥琐。为什么这样,也是与金庸那些年的遭遇有关。金庸在写神雕结尾倚天开头的时候,正是其《明报》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同时却与其前东家同事《大公报》反目成仇。因此金庸那些年的心境是阴暗的,恩师同事成为自己的死敌对现实中的金庸是真实发生过的,即使这样萧峰令狐冲最后还是没有站到相反的阵营,总体上还是算在正道武林中的。

笑傲大家都知道名为讲武林,实为讲政治。但是朝堂斗争在笑傲里基本没有涉及,所以金庸又写了鹿鼎记。韦小宝和令狐冲是处在不同阶层圈子的同类人,小处随便大节不亏。鹿鼎记的结尾韦小宝一家实际也是归隐了。鹿鼎记的时候金庸在现实生活中的人生理想已经达成了,所以在小说里也就彻底放开了。韦小宝对陈近南的认同不是因为大道理,而是基于私人感情,所以韦小宝虽然离弃了汉人的抵抗事业,却在小说里为汉人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武侠小说里为了照顾读者情绪(因为读者通常会自动代入主角),所以主角不能写成彻底的悲剧
所以《神雕》的主题“问世间情是何物”金庸用《飞狐外传》酣畅的表达的一次。
《倚天》的“人心诡诈”的主题金庸在连城诀里充分表达了一次。
侠客行里的石破天的赤子之心是写的最充分的,这弥补了金庸在天龙八部中佛家思想没有写尽的遗憾。
对这几本中短篇小说而言就是主题大过主角了。
 
最后修改:
杨过其实就是令狐冲的前身
金庸和他笔下男主角的人生理想一直是范蠡式的功成名就退隐江湖模式。
韦小宝也完美符合这一模式,陈近南就是一个郭靖式的人物。他的悲剧和小宝的认知是人值得尊敬,大目标就呵呵了。小宝为他报仇的逻辑是杨过式的基于私人感情的不能出卖朋友恩师。
神雕是第一次写这类型人物,写的层次没有后来那样有多面性而且很多部分是硬拗,但主角性格行事都是按这个框架走的。比如因为主角是杨过又不能损害丝毫郭靖的形象,所以最后牺牲的是黄蓉形象。将杨过硬扭成大侠。笑傲中走的是师傅黑化师娘守善的路子,就比神雕来的自然的多。描写令狐冲对做大侠兴趣不大也要令人信服的多。但加入少林练易筋经一段还是露出了马脚。令狐冲从第二册开头起一直受伤导致心绪消沉完全是他自作自受,与他师父师娘没任何责任。革除他的华山弟子资格没有做错什么。还有恒山派两个老尼姑的死是件疑案,仔细想最大得益人是令狐冲先生。岳先生的动机并不充分。因为华山恒山向来交好,岳有的是手段,就像日后对令狐冲一样,犯不着用这种直接霸道手段。五岳有五派,这才两派,还有剩下三派。当然令狐先生绝不会是凶手,这里是作者为了主题强行将这段剧情扭向自己的节奏。

正派辈分规矩太重,很难出头。邪派才是曹操倡导的有能者居之。
但即使这样,杨过令狐冲也没有加入邪派阵营。
萧峰张无忌虽然加入了,但是是为汉人做事。倚天里的明教人士有屁的纪律,谢逊滥杀无辜,杨逍强奸妇女,范遥紫衫龙王残杀同门。内斗内讧一点不比六大派少。如果不是靠民族大义这个大节撑着,真是没法给他们洗白。当然,倚天里的明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土工 ,尤其是组织和战斗力方面。我自己揣测这与金庸受土工的影响有关。
韦爵爷百无禁忌,但也是在为中华民族开疆拓土。而且韦爵爷在炮打爵爷府那段可是义薄云天,完全不像一个小流氓的本来面目。金庸就是这样,不管平时怎么写,关键时刻还是原则底线分明的。
对于这些江南士大夫后人来说,民族大义是最重要的,这大体是民主党派那批人的三观。金庸49年肯定会欢呼新中国的成立,但如果他留在内地肯定会折损于57年反右一役。实际上他不反感明教这种组织,但认为要有他心目中的贤人英雄来规范之。现实中,他最后找到的这个人叫邓小平。
 
曾经有人在评论武侠小说家时评论说梁羽生和古龙把自身代入小说太严重,金庸则基本不存在这个问题。呵呵,其实这时因为他看金庸小说很不够深入。金书男主角在正邪阵营中的不断摇摆和金庸中的女角刻画很多都浸入了金庸太浓重的个人经历。

金庸在男女感情上其实很传统的,他是明确要求另一半是贤妻良母相夫教子的那类型。
女角性格上的主动主要体现在求偶方面,想在婚后做女强人最后就是李莫愁那类型的了(一直有人吐槽陆展元那样的也没见有多强)。女方的琴棋书画之才只是用来“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并不是鼓励要在事业上做一番成就,除了黄蓉,所有事业有成的都是单身到老。
这是明清才子佳人小说以来的老调调。红楼梦里就可以看的很清楚,明清那些乡绅大户家庭也鼓励自己女儿识文断字的,但是也就是生活闲趣而已。
这是要被女权主义者吐槽的,而且即使在现代也是非常庸俗的男性价值观。所以早就有人吐槽金庸是武侠版琼瑶。

金庸个人的审美喜好他一直说的很清楚,就是小昭双儿一类的女子,总之是要伺候他的,女子无德便是才
书剑里陈家洛选香香公主不选霍青桐的潜意识即如此,越到后期,金庸对这类人物的吐槽越明显。石清不选梅芳姑的理由说的很明显。
笑傲后记里也吐槽了任盈盈,虽然这个角色其实算是典型的理想型金庸女主。大概金庸后来经历了恋情上的曲折对于男女感情看穿了许多。
金庸的女主总体而言都写的不咋的,这里主要是说他写的中规中矩很模式化的。少女黄蓉嘛就是热闹,性格很单一。中年黄蓉不惹人爱,是为了主角杨过的刻画而牺牲了这个角色,我个人倒是觉得还行。程灵素则是个彻底的悲剧。所谓岳灵珊拒绝令狐冲,根本原因还是他爹不喜令狐冲,让她去接近林平之。真的放开的鹿鼎记,韦小宝能苦追阿珂等人到手,那是因为“只有小宝不伤心”。这次终于不再顾忌什么一夫一妻原则了。晚年的金庸更是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对王语嫣的厌恶。

但是为什么给人看起来的感觉还不错呢,那时因为金书里男主追女生时基本都是一种仰望的态度,大家都知道这与他追夏梦失败有关
其实这段情的完整背景是:金庸抛妻弃子去北京想圆他的外交官梦,结果被私下告知因为他的家庭背景他属于阶级异己分子,要先进行思想改造后经过考察后才能入选,还不见得能重用。只好食言回港
回港后事业也一直不太得意,因为大公报是左派报纸,夏梦和长城都是左派,他在左派圈子里的前程是明摆着的。后来的第二任妻子属于事业上的女强人,生活上就不一定了。金庸在男女感情上是一个内敛而放不开的人,他的男主在感情上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挫败感。这点与现在的屌丝心态比较接近。梁羽生古龙这方面要比他自信许多。

话说回来在神雕里杨过对郭芙的美貌是很心动的,只是他自卑的很。他的狗崽子身份导致不能在武功最顶级的郭靖身边学武,反而跑去被郭靖打的落花流水的全真教去当一个不知名的四袋弟子,在武侠世界里等于是永远没有前程,出不了头当不了大英雄,也难怪他怨气那么大。
这里显然是金庸把自己的人生境遇心境结合进去了。只要稍微找找,神雕以后的金书里这样的心境感悟比比皆是

比如《倚天》里的这段:
这日午后,来到一座大山之前,但见郁郁苍苍,林木茂密,山势甚是雄伟。一问过路的乡人,得知此山名叫武当山。他在山脚下倚石休息,忽见一男一女两个乡民从身旁山道上经过,两人并肩而行,神态甚是亲密,显是一对少年夫妻。那妇人唠唠叨叨,不住的责备丈夫。那男子却低下了头,只不作声。但听那妇人说道:“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自立门户,却去依傍姐姐和姐夫,没来由的自己讨这场羞辱。咱们又不是少了手脚,自己干活儿自己吃饭,青菜萝卜,粗茶淡饭,何等逍遥自在?偏是你全身没根硬骨头,当真枉为生于世间了。”那男子“嗯、嗯”数声。那妇人又道:“常言道得好:除死无大事。难道非依靠别人不可?”那男子给妻子这一顿数说,不敢回一句嘴,一张脸胀得猪肝也似的成了紫酱之色。那妇人这番话,句句都打进了张君宝心里:“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自立门户……没来由的自己讨这场羞辱……常言道得好,除死无大事,难道非依靠别人不可?”他望着这对乡下夫妻的背影,呆呆出神,心中翻来覆去,尽是想着那农妇这几句当头棒喝般的言语。只见那汉子挺了挺腰板,不知说了几句甚么话,夫妻俩大声笑了起来,似乎那男子已决意自立,因此夫妻俩同感欢悦。

张君宝又想:“郭姑娘说道,她姊姊脾气不好,说话不留情面,要我顺着她些儿。我好好一个男子汉,又何必向人低声下气,委曲求全?这对乡下夫妇尚能发奋图强,我张君宝何必寄人篱下,瞧人眼色?”

言念及此,心意已决,当下挑了铁桶,便上武当山去。
 
夏梦照片我看过,没觉得是能美到让人恋恋不忘的地步,后来成就平平,嫁的个老公也是籍籍无名。没看出是特别要找什么大英雄之类。但是夏梦是左派,那年头显然她找对象不会去找一个非左派圈子的。
真正说起来,小姑娘恰恰爱的是风流无行的浪子,而不是什么端庄持重的君子。但现实中的金庸性格肯定不是前者
所以这段感情显然是可以看出第一金庸不会泡妞,第二他主要还是自伤身世,自以为一辈子出头无望,因此上不能蒙美人垂青。

所以金庸小说里的男主都在不择手段拼命追求前程。在武侠里的逻辑就是及早成名,然后再偕娇妻美女归隐,全部金庸小说的价值取向都是如此。这点相比他的前同事也是写武侠的同行梁羽生可以说是看得非常清楚。现实中金庸本来是混左派的,60年代到文革中却成了香港四大右派之一,被香港左派人送美名豺狼镛,上了暗杀名单。天龙八部之所以要委托倪匡代写就是因为金庸要离港避难一段时间。当然金庸这样干也让他的作品在文学上的价值性极大。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认为金庸是个世故的人,很多做法很腹黑。尤其表现在非常善于揪自己对立面的把柄漏洞洗白自己。但他的大节是坚定而无可质疑的。60年代与左派传媒界的骂战,起因和过错均不在他。晚年中共纠正文革错误后他为香港回归出了大力,是基本法草案的起草人之一,这一次他又与学生和游行群众对立了,却是来自民主派方面的。当时谣传金庸想做回归后的香港特首,因为双查方案是在推行民主的问题上是极大的倾向土工的,按这个方案土工在港不会有现在的困境。最后是土工妥协了,双查方案被废弃,金庸在真实的政治生活中的演出就此谢幕。
 
夏梦照片我看过,没觉得是能美到让人恋恋不忘的地步,后来成就平平,嫁的个老公也是籍籍无名。没看出是特别要找什么大英雄之类。但是夏梦是左派,那年头显然她找对象不会去找一个非左派圈子的。
真正说起来,小姑娘恰恰爱的是风流无行的浪子,而不是什么端庄持重的君子。但现实中的金庸性格肯定不是前者
所以这段感情显然是可以看出第一金庸不会泡妞,第二他主要还是自伤身世,自以为一辈子出头无望,因此上不能蒙美人垂青。

所以金庸小说里的男主都在不择手段拼命追求前程。在武侠里的逻辑就是及早成名,然后再偕娇妻美女归隐,全部金庸小说的价值取向都是如此。这点相比他的前同事也是写武侠的同行梁羽生可以说是看得非常清楚。现实中金庸本来是混左派的,60年代到文革中却成了香港四大右派之一,被香港左派人送美名豺狼镛,上了暗杀名单。天龙八部之所以要委托倪匡代写就是因为金庸要离港避难一段时间。当然金庸这样干也让他的作品在文学上的价值性极大。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认为金庸是个世故的人,很多做法很腹黑。尤其表现在非常善于揪自己对立面的把柄漏洞洗白自己。但他的大节是坚定而无可质疑的。60年代与左派传媒界的骂战,起因和过错均不在他。晚年中共纠正文革错误后他为香港回归出了大力,是基本法草案的起草人之一,这一次他又与学生和游行群众对立了,却是来自民主派方面的。当时谣传金庸想做回归后的香港特首,因为双查方案是在推行民主的问题上是极大的倾向土工的,按这个方案土工在港不会有现在的困境。最后是土工妥协了,双查方案被废弃,金庸在真实的政治生活中的演出就此谢幕。
可能与摄影化妆有关,夏梦的确是大美人,而且是个有主见的聪明女人,文革伊始,她便果断嫁人,以此为借口远走他乡,文革后才重返电影行业。
夏梦对金庸的影响非凡,我看了几部夏梦的电影后恍然大悟,金庸小说中至少有一半的女主角就是夏梦的分身,黄蓉、王语嫣、小龙女、袁紫衣、任盈盈这些角色简直就是为夏梦量身打造的,只不过是不同家世际遇的夏梦而已。
这不是巧合,香港左翼电影的女演员质量很高,但另几位美女石慧、陈思思、朱虹都演不了这些角色。当时赫赫有名的李丽丽、林黛、乐蒂、凌波也不是这个风格。
可惜夏梦至死也没演过。
 
可能与摄影化妆有关,夏梦的确是大美人,而且是个有主见的聪明女人,文革伊始,她便果断嫁人,以此为借口远走他乡,文革后才重返电影行业。
夏梦对金庸的影响非凡,我看了几部夏梦的电影后恍然大悟,金庸小说中至少有一半的女主角就是夏梦的分身,黄蓉、王语嫣、小龙女、袁紫衣、任盈盈这些角色简直就是为夏梦量身打造的,只不过是不同家世际遇的夏梦而已。
这不是巧合,香港左翼电影的女演员质量很高,但另几位美女石慧、陈思思、朱虹都演不了这些角色。当时赫赫有名的李丽丽、林黛、乐蒂、凌波也不是这个风格。
可惜夏梦至死也没演过。
老兄有这些电影的下载地址吗?
 
老兄有这些电影的下载地址吗?
三看御妹应该比较好找吧,还有部讲信陵君窃符救赵的。
我都是在电视或电影院看的。
夏梦的特点:古典、大气、秀美而不浓艳,外柔内刚,我列举的那几位明星都不是这样,乐蒂是古典美人,但偏柔弱了些。
后来演金庸剧的,李若彤和周迅应该是最接近原著的了,其实就是有点这个意思。
 
夏梦照片我看过,没觉得是能美到让人恋恋不忘的地步,后来成就平平,嫁的个老公也是籍籍无名。没看出是特别要找什么大英雄之类。但是夏梦是左派,那年头显然她找对象不会去找一个非左派圈子的。
真正说起来,小姑娘恰恰爱的是风流无行的浪子,而不是什么端庄持重的君子。但现实中的金庸性格肯定不是前者
所以这段感情显然是可以看出第一金庸不会泡妞,第二他主要还是自伤身世,自以为一辈子出头无望,因此上不能蒙美人垂青。

所以金庸小说里的男主都在不择手段拼命追求前程。在武侠里的逻辑就是及早成名,然后再偕娇妻美女归隐,全部金庸小说的价值取向都是如此。这点相比他的前同事也是写武侠的同行梁羽生可以说是看得非常清楚。现实中金庸本来是混左派的,60年代到文革中却成了香港四大右派之一,被香港左派人送美名豺狼镛,上了暗杀名单。天龙八部之所以要委托倪匡代写就是因为金庸要离港避难一段时间。当然金庸这样干也让他的作品在文学上的价值性极大。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认为金庸是个世故的人,很多做法很腹黑。尤其表现在非常善于揪自己对立面的把柄漏洞洗白自己。但他的大节是坚定而无可质疑的。60年代与左派传媒界的骂战,起因和过错均不在他。晚年中共纠正文革错误后他为香港回归出了大力,是基本法草案的起草人之一,这一次他又与学生和游行群众对立了,却是来自民主派方面的。当时谣传金庸想做回归后的香港特首,因为双查方案是在推行民主的问题上是极大的倾向土工的,按这个方案土工在港不会有现在的困境。最后是土工妥协了,双查方案被废弃,金庸在真实的政治生活中的演出就此谢幕。
我以前看到夏梦照片可是惊为天人啊,尽管她年龄够做我奶奶,但是年轻时的照片也足够让我念念不忘,不知道阁下看的是哪一张照片
 
值此老爷子仙逝之际,自顶此文作为对老爷子的缅怀。
再加一段新的:
你评价杨过是个彻底偏激型人格的观点我完全赞成
但你对韦小宝和令狐冲的评价我不能完全赞成,原因我之前已经说过了。
炮打爵爷府完全看不出什么韦小宝是个纯粹的小流氓,反而是义薄云天光辉灿烂到极点;
而令狐在五岳剑派内部的上位之路也写的并不信服开挂太多,我说了岳不群完全没必要杀二位师太,要按动机令狐冲才有。你说令狐冲的道德底线非常之高是对的,但是政治斗争中讲道德底线是混不下去的,就连令狐冲本人在遇到向问天本人时也滥杀了不少正派弟子的无辜生命,作者明确写了这时令狐冲根本不知道向问天是什么人但就是要救他,而救向问天就意味着要杀人,这与前边标榜的道德底线高自相矛盾,显得令狐冲自己也很虚伪不折手段。这段剧情就是典型的杨过和韦小宝式的逻辑。

说白了这里都是作者为了主题强行扭转剧情,剧情显得矛盾经不起逻辑推敲违反人物性格,那是因为作者内心矛盾,他不能违背自己的做人底线。
杨过这类纵情任性的人物,可以干出非常偏激的行为出来的,做什么都不奇怪,不谈道德好坏,只是根据此类人的性格自然会有这样的逻辑,不能说你接受不了,他们就不会这样去做。
但作者不是这样的性格,他羡慕并欣赏这样的人格特质并基于他自己的现实遭遇塑造了多个类似性格的人物,但不等于他对此类性格人物的行为能百分百照单全收。
你评价令狐冲是个非常矛盾的人物,我非常同意这句话。而且我认为令狐冲是金书中最矛盾的人。说白了就是我认为令狐冲这个人物主角性格塑造的非常之假。真陶渊明式的隐士适应不了笑傲江湖中那样激烈的政治斗争,他一定会被其吞噬,根本谈不上能全身而退。真正能全身而退的归隐只有韦小宝那样的人才能做到,韦小宝不是真正的小流氓,他只是彻底的实用主义混世逻辑,韦小宝只是不标榜道德底线,但守住了大义大节,这个人物在逻辑上反而能立住。
所以我说过笑傲江湖中作者只是在感情上看开了,在其他事情上他还接受不了,直到鹿鼎记作者才真正彻底看开的,你说这三个人的本质差的很远,我完全不苟同。他们三个就是一个类型的人物,没有什么高低,只有笔法技巧是否纯熟的问题。

金庸是个典型的江南士大夫后人,这就是他的三观底线,因为儒释道三教合一,所以这套三观里包容了佛学,但不是纯粹的佛学逻辑。而是那种典型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进则为国为民,退则修身养性。没有范仲淹那样高调,也不如真佛老那样忘却功名。所以李敖说金庸虚伪不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说的很毒,金庸无言以对但也不会把这话放心上。因为历来士大夫大多如此,他们历来谋取功名不难,所以对他们而言不存在什么逻辑冲突之处。

倒是建国后金庸的家庭出身天翻地覆,按阶级论他属于地主的狗崽子,功名路彻底断绝。传统的名士价值观与现实发生非常激烈的冲突,没有权力傍身,这类名士价值观就存活不下去。所以他才改而去欣赏杨过类型性格的人物,慢慢调整自己的底线,给自己开了一条新路。神雕就是金庸开始出来独自打江山的开始,没有调整的梁羽生则就这样憋死在左派体制内了。这大抵就是真实的陶渊明式隐士在政治斗争中的结局,梁羽生的最后结局就是远走异国,这类人绝对不可能会在政治倾轧中能胜出甚至保全名节。金庸选择这样的人做主角说明他还没有彻底看开。
笑傲江湖的主题是立不起来的,只是暴露政治斗争的残酷无情与丑恶,谈不上笑傲。只有韦爵爷才能真正笑傲。任何贬低韦爵爷而抬高令狐冲的言论,我都不能苟同。
金庸能够笔力纯熟的写好韦小宝这个人物,也说明他这时已经完成了他的三观调整与心路重建,他用非官僚的另类途径收获了自己的声名财富与社会地位。所以鹿鼎记之后他可以封笔了,因为他已经不惑了,他再没有写作激情了。
 
金庸的书以《神雕》为界限
前期就是大体上追求故事热闹的同时教化读者,顶峰自然就是那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后期开始掺杂自己的感情,描写个体小人物在时代洪流和各大阵营派别中挣扎求生,追求功名声望。然后同时又一再表述权力的可怕以及对人的腐蚀。建功立业后退隐不是套路而是金庸本人的至高理想。
这样具有多面性而不是龙傲天的人物才有了一点文学价值,因为主人公不是高大全,行为也谈不上高大上了。

像射雕里的郭靖其实就是个写的非常好的龙傲天。射雕是传统类型的爽文,而鹿鼎记是新时代金庸三观重建后的爽文。郭靖那就是典型儒家士大夫式的三观,所谓为国为民,他回答不了一个问题“代表国家的是昏君奸臣时该怎么办”,射雕三部曲时的金庸没法处理这个问题,
所以郭靖夫妻只能战死襄阳仍然没能挡住蒙古入侵,等于白干一场。
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只是金庸秉承士大夫的传统对看他书的普通百姓与读者所作的教化,并不完全代表金庸的内心的全部价值观。其实他内心的三观冲突之激烈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所以从神雕到笑傲的金庸男主都是在时代洪流和各大阵营派别中不断的挣扎摇摆,直到韦爵爷不存在任何挣扎。韦爵爷转换阵营派别不存在任何犹豫总能做到谈笑风生,因为韦爵爷属于江湖市井群众的三观,该大义的时候也不含糊,他不存在自欺的成分。
而郭靖式的人物则就经不起深究,按现在的观点说就是太过高大上,完人近乎伪,这就是新时代的诸葛武侯,所以郭靖只能死没有其他任何的结局可能了。

同为士大夫后人,同样是父亲被红朝镇压杀死,同为大公报的左派同事,同为开创新武侠的宗师级人物,梁羽生就停在这个逻辑死结里出不来了。
前期写“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两人之间的差别不大。
后期他梁羽生的选择就是彻底放弃自我,紧跟政治与上面,为王前驱。金世遗类似神雕里的杨过,这就是梁羽生探索的极限最多了,金世遗最后也回头了。结果读者的反馈就是他后期的书寡淡无味犹如鸡肋。
而金庸则从神雕开始越走越远再没回头。
最后文革结束,梁羽生紧跟的政治成了一个大闹剧,金庸则成了最后的胜者。
而且因为这样描写男主在时代洪流和各大阵营派别中不断的挣扎摇摆,反而能写出性格深度,让武侠小说这样纯粹的爽文闲书具有了文学价值,到此梁羽生对金庸只能是黯然搁笔追之不及了。
 
写得好,解答了我的一个疑问,为什么金庸有几部小说对“名门正派”非常反感,人比魔教坏多了。
 
最后修改:

冯仁昆

一等兵
金庸对蝴蝶谷大会的一段描写,让我联想到延安,抗大,七大。

众人虽均是意气慷慨的豪杰,但想到此后血战四野,不知谁存谁亡,大事纵成,今日蝴蝶谷大会中的群豪只怕活不到一半,不免俱有惜别之意。是时蝴蝶谷前圣火高烧,也不知是谁忽然朗声唱了起来:‘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众人齐声相和:‘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那‘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的歌声,飘扬在蝴蝶谷中。群豪白衣如雪,一个个走到张无忌面前,躬身行礼,昂首而出,再不回顾。张无忌想起如许大好男儿,此后一二十年之中,行将鲜血洒遍中原大地,忍不住热泪盈眶。
 
夏梦照片我看过,没觉得是能美到让人恋恋不忘的地步,后来成就平平,嫁的个老公也是籍籍无名。没看出是特别要找什么大英雄之类。但是夏梦是左派,那年头显然她找对象不会去找一个非左派圈子的。
真正说起来,小姑娘恰恰爱的是风流无行的浪子,而不是什么端庄持重的君子。但现实中的金庸性格肯定不是前者
所以这段感情显然是可以看出第一金庸不会泡妞,第二他主要还是自伤身世,自以为一辈子出头无望,因此上不能蒙美人垂青。

所以金庸小说里的男主都在不择手段拼命追求前程。在武侠里的逻辑就是及早成名,然后再偕娇妻美女归隐,全部金庸小说的价值取向都是如此。这点相比他的前同事也是写武侠的同行梁羽生可以说是看得非常清楚。现实中金庸本来是混左派的,60年代到文革中却成了香港四大右派之一,被香港左派人送美名豺狼镛,上了暗杀名单。天龙八部之所以要委托倪匡代写就是因为金庸要离港避难一段时间。当然金庸这样干也让他的作品在文学上的价值性极大。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认为金庸是个世故的人,很多做法很腹黑。尤其表现在非常善于揪自己对立面的把柄漏洞洗白自己。但他的大节是坚定而无可质疑的。60年代与左派传媒界的骂战,起因和过错均不在他。晚年中共纠正文革错误后他为香港回归出了大力,是基本法草案的起草人之一,这一次他又与学生和游行群众对立了,却是来自民主派方面的。当时谣传金庸想做回归后的香港特首,因为双查方案是在推行民主的问题上是极大的倾向土工的,按这个方案土工在港不会有现在的困境。最后是土工妥协了,双查方案被废弃,金庸在真实的政治生活中的演出就此谢幕。
双查方案?
 

mummy3060

军士长
张无忌帅大军攻入元大都,汝阳王归降,无忌待之甚厚。引兵入大都城中屯扎,余军分屯城外,寨栅联络十余里。一住数日,汝阳王每日设宴请无忌。
一日张无忌醉,退入寝所,私问左右曰:“此城中有妓女否?”周颠知其意,乃密对曰:“昨晚属下窥见馆舍之侧,有一女子,生得十分美丽,问之,即汝阳王之女赵敏也。”无忌闻言,便令周颠领五十甲兵往取之。须臾,取到军中。无忌见之,果然美丽。问其姓,妇答曰:“小女子乃汝阳王之女也。”无忌曰:“郡主识吾否?”赵敏曰:“久闻陛下威名,今夕幸得瞻拜。”无忌曰:“吾为郡主故,特纳汝阳王之降;不然灭族矣。”赵敏拜曰:“实感再生之恩。”无忌曰:“今日得见郡主,乃天幸也。今宵愿同枕席,随吾还都,安享富贵,何如?”赵敏拜谢。是夜,共宿于帐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