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请至下面帖子查询本次筹款交易记录以便发章,如有遗漏请私信

    https://miltalk.cn/index.php?threads/4349541/

    搜索服务已恢复,设置为每次搜索最多返回3000条结果,生成需时5-15秒,默认以相关度排序


    排除公告

去年美国科学院完成了对转基因作物最彻底的一次调查:“没有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能大幅提高产量

本帖由 白熊~2017-10-01 发布。版面名称:自然科学

  1. 白熊~

    白熊~ 上尉

    特别注明:这里强调的是目前转基因作物没有“大幅度”增加产量的作用,不能指望转基因作物使粮食产量翻倍并迅速解决世界粮食、饥饿的问题。同时报告还强调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和传统作物相同。看起来这是这份报告的最主要两个结论。



    美国发布权威报告,看看《纽约时报》怎么说
    2016-05-20 10:55 | 作者: Panda | 标签: 纽约时报

    基因农业网编译(Panda翻译,GLHF校对)来自于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院顾问团的一项最新综合分析表明,转基因作物安全可食用且对环境无害。

    不过,报告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太确定这种技术是否真正能增加作物产量。

    这份由颇具影响力的专家组撰写的报告于本周二发布,正值联邦政府在重新审视应当如何对生物技术作物进行监管,而此时大型包装食品公司如Campbell Soup和General Mills正准备依据佛蒙特州新法案开始对含有转基因成分的产品进行标识。

    该报告还提到了一些新技术,比如利用基因组编辑技术在植物中产生微小的遗传变异,这些技术让转基因和常规植物育种之间的区别变得愈发模糊,当前的法规体系 也难以继续适用。这就引起了对建立一个新的监管体系的呼吁,这一新的监管体系将更多注意力放在作物自身的属性上,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放在作物产生的方法上。

    尽管该报告长达400多页,但是该报告也无法终结关于生物技术作物(常常也被称为转基因作物)两极分化的争论。双方阵营在周二都对报告中支持自己观点的发现表示满意,对那些反对的观点提出批评。

    代表各家销售转基因种子的公司的利益的生物技术创新组织(The Biotechnology Innovation Organization)说他们“很高兴”这项研究发现了“农业生物技术已被证明对农民、对消费者以及对环境都可以带来许多益处。”

    消费者联盟(Consumers Union)资深科学家麦克尔·汉森(Michael Hansen)素来对转基因作物多有非议,他指出这些作物实质上并没有显著增加产量。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各家公司一直这么说,但这些作物明显不是世界饥饿问题的解决方案。”

    或许是正因为这个问题的敏感性和复杂性,报告中的许多结论都非常谨慎。

    “我们收到了充满激情的公众意见,要求给公众一个关于转基因作物的简单、普适且权威的回答。”弗雷德·古尔德(Fred Gould)在报告的前言中写道。古尔德是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昆虫学教授,同时也是编撰这篇分析报告的委员会主席。“鉴于转基因问题的复杂性,我们认为 给出一个简单、普适且权威的答案并不是那么合适。”

    这份报告是近来由美国国家权威学术机构就转基因作物问题陆续发布的几篇研究报告之一,这些学术机构是由国会建立的私有非盈利性组织,其宗旨是就与科学、技术和医药领域相关问题给出建议。

    之前该组织在发布于2010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转基因为美国农民提供了环境和经济方面的效益。

    最新发布的这份新报告是由一个20人组成的委员会编写的,委员会中没有来自像孟山都或是杜邦那样的生物技术种子公司,他们几乎全都来自于学术界,虽然某些委员曾从事过转基因作物研发,也可能曾在这些公司担任过科学顾问。

    委员会审查了1000多项研究,在一系列公开会议和学术报告中听取了80个参与转基因研究的人提供的意见,并分析了700条公众提交的意见。

    委员会将审查重点放在美国有大量种植的那些转基因作物上,包括含有细菌来源基因的抗特定害虫的玉米和棉花,还有抗除草剂的大豆、玉米和棉花,尤其是抗“农达”除草剂中有效成分草甘膦的作物。

    报告称,依据对这类作物制成的食品进行的化学分析以及动物喂养研究,这些食品并不会带来健康风险,虽然也有些动物实验因规模较小而无法提供确凿结论。其他一些法规、科学和健康领域的组织之前也得出过同样结论,即这些食品安全可食用。

    委员会还审查了特定疾病的发生率,在某些案例中还对北美和西欧的发病率进行了比较,因为转基因作物自1996年起就出现在北美的家庭餐桌上,而它们在西欧 的消费量则不大。报告称,未发现这类作物与特定疾病发病率升高相关的证据,考查的疾病包括:癌症、肥胖、糖尿病、肾病、孤独症、腹部疾病和食物过敏。

    报告中还称,法规体系需要分级管理,潜在风险较大的产品在推向市场之前需要接受更严格的监管,无论这些产品是由转基因的方法还是其他方法得到的。其他的新 产品,无论它们是怎么得到的,可以考虑实质不监管。作者在报告中写道:像DNA测序这类新技术可用于对食物产品进行更为细致的分子组成分析。

    支持转基因标识的环境工作组(EWG)的政府事务部副主席斯科特·法伯尔(Scott Faber)说到:“很明显,这份报告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声明,支持建立更透明和更现代化的审核体系,以确定监管工具紧跟技术发展的脚步。”

    至于环境效应,该报告中称,“没有结论性的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与环境问题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称也没有证据表明这类作物种植面积的扩大对大斑蝶种群数量的减少负有间接责任。

    报告称,抗虫作物的应用已经明显减少了化学杀虫剂的使用量。相反,抗除草剂作物在某些情况下或有可能导致化学除草剂使用量的增加。令农民们头疼的是,滥用草甘膦已经促进了杂草的进化,使得它们对这种化学物质产生了抗性。

    然而,报告也指出,如果只看单位面积上化学农药的使用量,可能是一种误导,因为不同的农药其毒性也不同。
    委员会总结道,总的来说,转基因作物的应用为农民提供了经济效益,并在某些情况下提高了他们的收入,比如保护作物不受虫害侵扰。然而,报告称,对诸如玉米、大豆和棉花这类产量已经有大幅提高的作物而言,在美国转基因产品似乎没有让它们的产量增速加快。

    古尔德博士在周二发布报告结果时说,“(产量增长的)速率没有变,至少没有显著性改变。”并称这一发现令人费解。转基因作物的应用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对产量的影响更大,但该报告对转基因技术在养活不断增加的世界人口过程中能扮演多重要的角色提出了疑问。

    报告并没有对两个争议话题得出确定的结论,它们分别是:是否应该对转基因来源食物进行标识以及草甘膦能否致癌。报告称转基因食品的标识并非出于安全考虑,虽然有人出于其他某些原因支持标识,比如消费者的知情权。

    生物技术的支持者、佐治亚大学作物与土壤科学教授韦恩·帕罗特(Wayne Parrott)在通过《遗传专家新闻社》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读完这份报告后,其中最主要的结论就是,转基因作物本质上不过只是作物。它们不是某些支 持者声称的万灵药,更不是反对者叫嚣的洪水猛兽。”

    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6/05/18/business/genetically-engineered-crops-are-safe-analysis-finds.html

    来源:基因农业网
     
    最后编辑: 2017-10-01
  2. 尚雯婕

    尚雯婕 少尉

    楼主看看这个。还敢说转基因不是猛兽?

    孟山都被曝伪造论文为产品“洗白”

    [​IMG]

    【法国《世界报》10月5日报道】题:孟山都公司如何操控科学文章

    战略备忘录、邮件、秘密合同……“孟山都文件”继续披露大大小小的秘密。本报研读了美国农业化学行业巨头孟山都公司根据司法程序必须公开的这份长达数万页的内部文件。该公司在国内被起诉,而且起诉者如今已达3500 人之多,他们是因接触草甘膦而患上非霍奇金淋巴瘤这种罕见血癌的病人或死者家属。含有这种成分的除草剂(主要是“农达”牌)在1974 年投放市场,后来畅销全球。孟山都因此财源滚滚。但付出了什么代价呢?

    今年夏天解密后最新发布的“孟山都文件”,揭开了这个跨国公司此前一直否认的一项活动:捉刀。这种做法被视为严重的科学造假,对于企业来说就是找人代笔:虽然编写文章和论文的是自己的员工,署名的却是与企业毫无从属关系的科学家。这些科学家给文章披上外套,用自己的名声给文章带来威信。他们当然能通过提供“洗白”行业信息的服务得到酬劳。孟山都最大的秘密就是采用这种战略。

    孟山都的战略不仅在于通过大众媒体令舆论信服,还包括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2010 年11月,该公司毒理学家唐娜: 法默通过电子邮件将自己原稿的“前46.页”发给提供科学事务咨询的毅博公司的联系人,此人负责监督该文章在一份科学杂志上发表。唐娜。法默亲自将自己的名字从署名行中删去。这份研究随后发表在美国《毒理学和环境健康杂志》上,只署了外部顾问的名字。这份研究的结论是草甘膦对胚胎的发育与繁殖没有风险。

    虽然代笔在制药行业很普遍,但“孟山都文件”如今让我们思考这在化学和农业化学领域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其实,这种做祛似乎在孟山都的公司文化中已经根深蒂固,连员工自己都多次毫不避讳地在内部沟通时使用这个词。

    孟山都试图主要从科学阵线反对国际癌症研究所可能作出的草甘膦致癌这一判定结果。该公司产品安全评估战略主管威廉。埃登斯给同事写道:“一种方法是让专家负责全部内容。”他明确指出,选择这样做要花25 万美元。另一种方式“更便宜,更值得考虑”,就是“让专家只写论点……我们自己撰写接触和基因毒性这两部分内容”。

    孟山都委托咨询企业天祥集团召集了一个由十几名外部专家组成的工作组。一些是学术界人士,还有人是私人顾问。他们要在毒理学、流行病学、动物研究等领域写五份科学文献综述,阐明癌症与草甘膦的联系。2016年9月,这五篇文章发表在英国《毒理学评论》杂志的特刊上,结论是草甘膦不致癌。

    虽然孟山都在每篇论文后都标注了“本公司资助了研究”,但有一条补充说明:“孟山都公司的员工及其律师并未在交稿前审阅专家组原稿。”而事实是孟山都员工不仅“审阅”,还进行了重大修改,甚至可能直接动笔了。

    2015 年2月8日,威廉埃登斯把其中最重要的一篇论文的修改版发给了天祥集团,更改和编辑共50多处。他写道:“我审阅了整个文件,标明了我认为应该保留的地方和可以删除的地方,并做了一些编辑。我还添了些文字。”其他内部通信表明孟山都进行了千预。该公司想决定一切,甚至是专家的署名顺序,还想将参与撰文的几位由天祥集团挑选的专家除名。
     
  3. 尚雯婕

    尚雯婕 少尉

    [​IMG]

      《欧洲时报》对此事的报道:

    转基因公司被指“花钱买瞎话” 法国畸形儿10年52次手术

      【欧洲时报李婧詝编译】10月4日,一对法国夫妇对著名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孟山都发起诉讼。他们认为,后者是导致10岁儿子残疾的罪魁祸首。同一天,《世界报》曝光孟山都贿赂科学家,要求他们撰写对自己有利论文的细节。

      Sabine Grataloup原本平静地生活在里昂附近小镇Isere。2006年8月,她在怀孕后打理家里的农场时,使用了孟山都出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喷雾。儿子Théo出生时食道和喉咙严重畸形。10岁的Théo即将进行第52次手术。  

    [​IMG]

      去年10月Théo接受第51次手术。(图片来源:Sabine Grataloup推特截图)

      Théo的父亲Thomas Grataloup对法新社记者说,诉讼状已经提交,法院方面十几天内就会有回应。这是法国第一起此类病理诉讼,他们还不知道会被归类到民事还是刑事案件。

      Sabine Grataloup孕期嗅入草甘膦喷雾,儿子患先天性食道喉管畸形。

      工作笔记、电子邮件、保密合同……《孟山都文件》继续发酵,曝光出大大小小的秘密。孟山都在美国面临的诉讼迫使其逐步公布这些文件,继去年6月发布第一部分后,《世界报》于10月4日继续梳理转述来自美国的消息。

      在全球第一经济体、草甘膦的发明地,起诉孟山都的受害者越来越多。最新数据是3500人——他们自己或他们的亲属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这种罕见的血液癌症被归因于接触草甘膦。这种在世界各国被广泛使用的除草剂系1974年由孟山都推向市场,草甘膦也是孟山都转基因种子的基础农药——它可以杀死一切杂草,而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不受影响。  

    [​IMG]

      草甘膦是孟山都明星除草剂“年年春”的主要成分。(图片来源:法新社)

      最新一批《孟山都文件》于2017年夏天被解密,揭露了其保密至今的活动:代笔,这是一种严重的科学欺诈行为。商业公司的员工做出研究、撰写论文,而后以著名科学家的名义发表,仰仗后者之名获得公众信任。这些科学家提供了为产品“洗白”的宝贵服务,当然会获得丰厚的报酬。这正是孟山都秘密使用的策略。

      秘密的交易

      比如美国著名的生物学家、专业评论作家Henry Miller,他也是斯坦福大学智库胡佛学院的研究员,每个月在美国媒体发表多篇文章。《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经常刊载他的专栏文章——攻击有机农业、赞颂转基因作物。

      经济学杂志《福布斯》的网站也刊登了Henry Miller的作品。但2017年8月某一天,Miller署名的数十篇论述在该网站上突然消失。“‘福布斯’所有供稿作家都签署了一份合同,要求他们公开潜在“利益纠葛”、仅发布原始著作”,杂志发言人说:“我们注意到Miller先生违反了合同条款,所以将其所有文章删除,并终止了与他的合作关系。”

      2014年5月,阿根廷一家农场准备喷洒草甘膦除草剂。

      《孟山都文件》揭示:Miller的一些著作实际上是由孟山都公司的专业团队炮制的。这位著名科学家与转基因公司的合作是从2015年2月开始的。当时,孟山都正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危机”:总部位于法国里昂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CIRC)很快要公布对草甘膦的评估结果。孟山都知道,CIRC的裁决对它将是灾难性的。当年3月20日,草甘膦被正式宣布具遗传毒性,对动物致癌、对人类“可能致癌”。

      孟山都决定反击。公司一位高管通过邮件问Miller:“您想写关于CIRC结论的文章吗?关于其判断过程和备受争议的决定?我有一些基础材料,需要的话就给您。”Miller同意了,但条件是“有高质量的草案”。孟山都提供的“草案”似乎真的是“高质量”的:文章于3月20日在“福布斯”网站以Miller之名发表,几乎没做任何修改。

      Miller先生和胡佛研究所目前都拒绝接受采访。孟山都承诺:公司只是提供给Miller论文草案,编辑和发表都是Miller做的,所表述的观点是他自己的。

      无处不在的“代笔”

      上文的例子只是孟山都诸多“代笔”案中的沧海一粟。孟山都的战略并不局限于靠大众传媒引导舆论。根据曝光文件中的通讯记录,“代笔”还涉及专业期刊科学论文的发表,并且相当频繁。

      2010年11月,孟山都公司一位名叫Donna Farmer的毒理学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一份手稿的前46页给自己在Exponent的联络人,这家事务所专门从事科学服务,管理学术论文在某个科学杂志的出版。Donna Farmer将自己的名字在作者列表中删去。不久后,她这篇文章在《毒理学和环境卫生杂志》发表,署名的作者都是孟山都公司以外人员。这篇论文的结论是——草甘膦对生殖和胎儿发育没有风险。

      阿根廷被称为“第一个被孟山都摧毁的国家”。上图为14岁的男孩Sebastian,因母亲长期接触草甘膦罹患脑积水和骨髓性脑膜炎。

      如果说“代笔”是医药领域广泛的做法,那么《孟山都文件》则揭露了这种欺诈行为在农药化学界的规模。事实上,它似乎成了孟山都公司的“社会文化”,在员工内部通信中,这个词毫无掩饰的反复出现。

      孟山都希望在科学前线回击CIRC的“挑衅”。2015年2月,公司产品安全管理负责人William Heydens给同事写信说:“要设法约到所有涉及主要领域的专家”——这个选项要花25万美元(22万欧元)。另一种“更便宜、更可行”的方式是“仅涉及争议问题的相关专家,在接触致癌和遗传毒性方面‘代笔’合作”。遗传毒性是指相关物质改变DNA的能力。

      公司制作的文本

      孟山都要求Intertek找到15位科学家,组成“外部专家小组”。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学术界工作,另一些在其他企业——但都不是孟山都的员工。由孟山都出资,他们要准备5篇涉及不同领域(毒理学、流行病学、动物研究等)的科学论文,在其中阐述癌症和草甘膦的联系。这些文章发表于2016年9月的《毒理学评论特刊》,最后总结说——草甘膦不致癌。

      这些文章的末尾说明了孟山都的经费资助,并补充:“直到论文交稿,孟山都的员工和律师都没有介入审查”。然而事实上,双方交往记录显示——孟山都的员工不仅审查、而且大量修改、甚至可能直接撰写了这些文章。

      1966年,美军飞机在越南南部丛林地带喷撒孟山都出产的“落叶剂”,防止越共利用密林伏击美军。“落叶剂”这种化学武器不但能使植物的叶片掉落,其主要剧毒成分“戴奥辛”更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越南百万儿童因此污染而畸形致残。

      2015年2月8日,孟山都高管William Heydens向Intertek发送了自己修改过的主文,他做了50多处修改并提供了各种版本:“我查看了整个文件,指出了我认为应当保留或者删除的部分,同时也做了编辑、增加了一些内容”。

      诸多内部通信显示了孟山都对科学论文的干涉操作。孟山都希望决定一切,包括论文的署名——这关系到是谁实现了大部分工作。它也提出希望排除Intertek选定的某些专家的参与。

      “独立”之光

      曝光文件展示了William Heydens和Intertek推荐专家John Acquavella的往来细节。孟山都的人几乎都知道Acquavella先生:他在这家公司作为流行病学家工作了15年。正是因为此,Heydens不希望“老熟人”的名字出现在这篇花费18300欧元的论文的作者位置。

      孟山都要展现“独立”科学研究的魅力和光芒。当Acquavella抗议孟山都删除了自己的名字,Heydens的解释是干巴巴的:“这是我们这个层面决定的。鉴于你之前跟孟山都的雇佣关系,我们不能把你列入作者”。Acquavella回应道:“我的合作者们不会同意。这是‘代笔’,是不道德的”。他最终赢得了合作署名权。

      2015年2月,William Heydens提到“更便宜的方式”时,他指出可以使用“ Helmut Greim、Larry Kier和David Kirkland的名字,他们(不必亲自做研究写论文)只需编辑署名即可。我们自己来写,这样可以把价格压到最低”。

      德国慕尼黑科技大学荣誉教授、82岁的毒理学家Helmut Greim已经否认“借名”给孟山都。他向《世界报》保证,他接受的是真正的工作和合理的薪酬。作为Intertek专家小组成员,他声称因2015年初发表在《毒理学评论》的一篇文章,从孟山都收到3000欧元。在内部备忘录中,孟山都一位毒理学家指出Greim是公司2015年度的“代笔”合作者。

      咖啡馆的笑话

      William Heydens提到的三位专家中,68岁的英国人David Kirkland是私企顾问,遗传毒性专家。他也对《世界报》确认“从来没有把名字借给什么人,但也没时间核查有谁滥用了自己的名字”,他把Heydens的说辞归类为“咖啡馆的笑话”。

      而Greim和Kirkland都是孟山都的“老朋友”。早在2012年,孟山都就要求后者帮助撰写一篇关于草甘膦基因毒性的重要论文。“我的日常收费是每个工作日1770欧元,我估计最多10天就可以完成(共计17700欧元)”,他在2012年7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高达2000万公顷,必须要以飞机来喷洒农药。除草剂中的草甘膦通过风力传送到空气以及饮用水当中,当地的新生儿开始出现畸胎的状况,有人一出生全身长满了痣,还有妈妈生下了患有水脑症的孩子。

      与他接头的David Saltmiras觉得这太贵,这位孟山都毒理学家指出价格“翻倍”了,但他同时指出Kirkland的名声“值得额外付出”。这篇文章已经发表在2013年的《毒理学评论》杂志。

      从那以后,Kirkland以“主合同”的方式签了一年约。他向《世界报》承认,这种合同允许孟山都使用其专业知识,而不需按时付款,就像法律顾问。但是,合同也规定了服务金额上限。Kirkland拒绝透露合同的具体金额。

      关于“主合同”

      多少科学家与孟山都有关?偶尔合作还是通过“主合同”?如果公司不愿回应,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名字可以看出。有人经常在孟山都赞助的出版物发表论文。美国纽约医学院病理学教授Gary Williams在Intertek小组的五篇论文中参与了三篇,其中两篇是第一作者。

      如同Greim和Kirkland,Gary Williams也是孟山都的“老朋友”。在2015年2月同一封电子邮件中,公司产品安全管理负责人建议“可以让科学家只进行编辑和署名”时提到了一个先例:“就像是2000年时我们处理Gary Williams、Robert Kroes和Ian Munro的论文那样。”

      Williams向《世界报》承诺亲自起草了相关文章的一部分,但另两位合作者已经去世,他不能为他们负责。

      孟山都公司方面全盘否认“代笔”,并引用了一封“脱离事件背景”的电子邮件的只言片语。不管怎样,公司通过这篇文章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和利润——被各项研究和论文引用超过300次,文章的结论……草甘膦没有危害。
     
  4. 尚雯婕

    尚雯婕 少尉

    专业"洗白"孟山都,欧盟聘请科学家复制广告当报告

    为了让孟山都产品顺利进入欧盟市场,欧洲科学家大量抄袭由孟山都主持的、目的在于给自己洗白的《草甘膦工作组文件》。

    《世界报》记者Stéphane Foucart在文章中指出,由欧盟相关机构组织的对草甘膦(glyphosate)危害性研究专家组--其结论的极端片面性令人吃惊。根据该研究组的正面无害结论,欧盟批准孟山都出产的该除草剂在欧洲继续畅行十年。“通行证”引发非政府组织和独立科学家的质疑与批判--他们怀疑欧盟聘请的所谓专家与孟山都串通一气,尤其是刚刚披露出的“剽窃”事件更是令人大跌眼镜。

    草甘膦,中文商品名称为年年春(Roundup)、农达、好过春、治草春、日产春、好伯春等,是一种广效型的有机磷除草剂,在全球130多个国家畅销。

    草甘膦是美国孟山都公司的商业基石,草甘膦可以去除一切杂草,而孟山都研制的转基因种子(黄豆、棉花、油菜及玉米等)不受其影响。

    奥地利生物化学家Helmut Burtscher为非政府组织Global 2000所做的报告9月15日起陆续被欧洲各大媒体披露出来,报告显示欧盟聘请的专家为草甘膦做的更新版评估报告--其关键段落只是简单的复制粘贴。这些被“抄袭”的文件来自孟山都公司2012年发布的《草甘膦工作组文件》(Glyphosate Task Force),这也是欧洲二十余家公司用于销售孟山都产品的文件。欧盟报告与其雷同部分多达几十乃至数百页。

    关键结论全靠“借鉴”

    在风口浪尖上的报告由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BfR)负责。在欧盟农药评估系统中,对某种物质的检查始于指定一个会员国(报告员国家),由这个国家负责拟订初步鉴定书。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将以此为最终报告的文案基础。在草甘膦的这起案例中,德国被指定为报告员国家,BfR负责鉴定草甘膦的健康和环境风险。

    Burtscher称,发现BfR报告欺诈纯属偶然:“我发现欧盟官方报告中的某些句子和公式与Larry Kier、David Kirkland两位科学家发表的论文相同”,这两个人是孟山都的委托顾问,于2013年在月刊《毒理学评论》上为东家发表了著名的洗白论述。以此为线索,Burtscher仔细对比了两篇论文,发现欧盟文件整段整段地复制孟山都专家论文。

    法国科学家在2012年公布秘密研究成果。他们用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玉米喂养200只小老鼠,13个月后乳腺、肝、肾肿瘤发病率比正常喂食老鼠高2-5倍,到将近24个月时50-80%的母老鼠发生肿瘤病变。其中母老鼠的肿瘤病变多为乳腺癌,肿瘤有一个乒乓球大,可达身重1/4。媒体称这个研究机构之所以秘密研究是不希望强大的美国跨国种子公司染指。

    这些被复制粘贴的文字主要来源于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对草甘膦的十几个独立研究报告。在BfR提交的4300页报告文本中,有几百页是这样简单复制过来的。

    在这十几个研究报告中,每项研究都对草甘膦的危害性进行了总结和评估。如果评估是积极的,该项研究就被纳入鉴定结果;反之,负面评估被宣布为“不可靠”并被排除。几乎在所有情况下,显示草甘膦有害的研究都被认为是不可靠的,包括曾经在权威期刊发表的研究报告。

    美国、加拿大和瑞典的病例对照研究,排除其他杀虫剂的影响后,发现职业上接触草甘膦,罹患非霍奇金氏淋巴瘤风险增加;长期暴露于高于MCL的草甘膦可能导致肾脏和生殖系统损坏。

    这起事件最令人尴尬的是,BfR称研究均由“报告员国家”实施和评估。然而实际上,大部分研究结论来自孟山都利益集团。最重要的章节--致癌性、遗传毒性和生殖毒性,报告或多或少有“借鉴”成分。关于草甘膦遗传毒性的40页,几乎与孟山都专家的正面结论文章一模一样。

    欧盟结论与世卫组织矛盾

    在德国,备感尴尬的不止BfR。在过去几周,德国农业部长多次介入调节农业专家和企业之间“过于接近”的关系,以保证BfR工作的独立进行。

    这一丑闻同时揭示了欧洲研究机构和国际癌症研究中心(CIRC)两年多以来的争议。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研究癌症原因的机构,CIRC在2015年3月将草甘膦列入“可能致癌物”。但是当年秋天,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在BfR研究结果的支持下,发表了与CIRC相反的结论--称草甘膦“不可能”有致癌性。几个月以后,欧盟化工产品研究所也加入了EFSA的阵营。

    2015年3月20日,CIRC公布了举世震惊的《112专刊》,判定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农药--孟山都出产的草甘膦具遗传毒性--它可以损坏DNA,对动物有致癌性,并且对人类也是“很可能”的致癌物。CIRC从此屡受打击:信誉、公正遭到质疑,工作人员的专业性被污蔑,律师不断来滋扰,研究资金被削减。

    2017年5月,CIRC的合作毒理学家Christopher Portier--他也曾经是美国数所研究机构的主管,致信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Portier认为,欧盟聘请的专家“在对咬食性哺乳动物的研究中,并未真正统计肿瘤发病率增加的显著病例”。他同时批判EFSA太过于依赖企业方面提供的分析报告。他的观点目前有了新的价值。

    面对质疑,EFSA辩称“(舆论)对公共领域的某些研究报告的内容和背景有误解”,导致“对欧盟鉴定报告产生怀疑”。但是,欧盟报告所有雷同部分均来自申请欧盟更新草甘膦许可证的利益集团所支持的研究报告。德国研究机构不反对借鉴其他研究报告,但认为企业资助的研究--包括发表的学术报告均已通过独立评估验证。


    非政府组织(ONG)“新一代”对法国30种食物样品进行了化验,指出在早餐谷物、豆类和面条里发现草甘膦残留。

    熟悉此事的欧盟议员、比利时社会党员Marc Tarabella称感到“厌恶、愤怒,但并不惊讶”。他认为,欧盟委员会对孟山都的大力支持打击了消费者和欧洲人的信心。非政府环保组织“绿色和平”食品部主任Franziska Achterberg指出,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因为忽视,政府机构将商家的分析结果作为自己的结论通过,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欧盟国家将在今年10月投票表决是否同意欧盟对草甘膦发放的十年期“通行证”。法国环保部长于洛8月30日放话称,法国将投反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