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攻击依旧在低值持续,网站处于高防御验证模式 08/22

量变会积累出质变,其实很难合理的架空大号沙俄/明治

在常见的设定中国近现代是一个大号沙俄或者大号明治中,往往默认中国人口工业规模是沙俄日本数倍,而科技工艺和同期日本沙俄相同。
这样设定下会推论1913年中国只能制造甘古特这种12寸主炮无畏舰,15寸舰炮的科技还没有具备。而中国产能是沙俄数倍,所以1914-1918能每年下水5艘,一战期间造了20艘甘古特级。
但是这种规模大数倍,科技工艺相同的情况其实是不存在的。科技本身就是研发积累出来,A研究所20个博士每年经费1亿,B研究所5个博士每年2500万,两边人员平均的科研水平相同研究方向也相同,这大概率是A研究所进度更快成果更多。同样如果一战前中国体量是沙俄的四倍,就意味着中国大学研究所科研人员是沙俄的数倍,企业和工人是沙俄数倍,研发经费是沙俄的数倍,资本市场也是数倍。这种情况下产业发展肯定要比沙俄快,同样的周期研发无畏舰一战前沙俄只能造出12寸主炮的甘古特,中国就能让15寸主炮的伊兹梅尔入列。
产业的富集效应,在今天中国身上得到最好体现。例如今天毛子的IT技术很高,黑客技术享誉全球,却只有卡巴斯基等少数亮点,而中国IT却全面开花,这就是产业市场规模的因素。一个IT团队在北京能快速拉到天使ABCDE轮投资,App上线不久后用户千万,在莫斯科能吗?再比如中国今年人均GDP才会迈过一万USD门槛,可却有全球最完善的智能手机制造产业链。所以一个说相声的都能在中国造手机,放在一个其他人均GDP一万美元的国家试试?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