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今日下午4点起被攻击,自动进入频繁验证模式,请见谅!

图集 MilitaryPxxx图集

M48和一堆UH-1休伊直升机,1968年,越南
天空中一大片乌央乌央的直升机以相同航向和速度飞行的样子还是非常帅的,特别是机型都一样的时候
 
一名海军陆战队教官在圣迭戈海军陆战队新训中心欢迎新人
事先做功课,到场后用相同音量和正确用语回答教官,不知道这样会是什么下场
 
西斯潘诺HA-1112 M-1L“布琼” ,西班牙许可证生产的BF-109的改进版本,1954年3月29日首飞成功 ,在西班牙空军中一直服役到了1965年12月27日。
还有多少备件?
 
英帝国骆驼军团在埃及或巴勒斯坦,1918年。从左至右分别为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印度
左起第二位的头盔好像是警察风格的
 
这老式电台看得让人舒服,有种工业设计和军品的简约美感。不过通信效能应该只相当于现在的摩托罗拉对讲机…………吧。
现在的摩托罗拉对讲机?哪种?可以直接双机互联通话的,还是像手机需要依靠基站的?城市/丘陵地区还是大平原?
 

copcop

军士长
现在的摩托罗拉对讲机?哪种?可以直接双机互联通话的,还是像手机需要依靠基站的?城市/丘陵地区还是大平原?
我说得是这种——摩托罗拉军刀系列为代表的现代对讲机,以上你说罗列的功能它都能做到。
 
荷兰PzH2000在瑞典(2018年10月)的一次测试中发射了M982增程制导榴弹
k29x7wxxmof31.jpg

加军的CH-146和CH-147F在马里
czIWkmMRVbFZYaqaEbJnoM80SQ8Fjmt7IM5uaeGL72A.jpg

新加坡的豹2SG(豹2A4升级版)
6855iyn4ymf31.jpg

日本帝国(大使馆海军武官中村海军大佐),美国(沃尔特·绍特少将)和德国(大使馆武官弗雷德里希·冯·伯蒂歇尔中将)观察美国军队在1939年8月22日在纽约州北部的演习
d8xjgp23wmf31.jpg

各国观察员在芬兰占领的苏联卡累利阿社会主义共和国彼得罗扎沃茨克10月25日广场的列宁雕像前拍照。在战争期间,各国观察员在芬兰占领的东卡累利阿附近观察战况。他们分别来自(左起):芬兰、芬兰、瑞典、德国、芬兰、德国、意大利、芬兰、法国、美国、日本、芬兰、芬兰。
VhHhH6Fx3f9ZxbcvfN7Yb3Hv2Lwyb1ENrTHX79pErOM.jpg

芬兰白卫军(1914-1918)
wqmp5mp9wmf31.jpg
 
最后修改:
日本帝国(大使馆海军武官中村胜平海军大佐),美国(沃尔特·绍特少将)和德国(大使馆武官弗雷德里希·冯·伯蒂歇尔中将)观察美国军队在1939年8月22日在纽约州北部的演习
各国观察员在芬兰占领的苏联卡累利阿社会主义共和国彼得罗扎沃茨克10月25日广场的列宁雕像前拍照。在战争期间,各国观察员在芬兰占领的东卡累利阿附近观察战况。他们分别来自(左起):芬兰、芬兰、瑞典、德国、芬兰、德国、意大利、芬兰、法国、美国、日本、芬兰、芬兰。

照片比较稀有
 
1961年刚果危机期间,瑞典士兵在与加丹加士兵交火后观察周围环境
klgi2072f1g31.jpg

使用PM63冲锋枪的波兰士兵
t28evxtm41g31.jpg

国军88师在上海保卫战中,1937年
e0xdgan201g31.jpg

德国特种部队(KSK)
htko6gz6p0g31.jpg

Cornelis van Gogh,著名画家梵高的兄弟。他居住在南非,在布尔战争中加入了荷兰志愿者与英国人作战,最终他于1900年由于无法解释的枪伤死在医院里,可能是自伤
al3wa6zsqzf31.jpg

土耳其武装部队海军军官预备学校,1956年
fx7yrn3tkzf31.jpg
 

pzhjsy

二等兵
好图,好贴,尽管有些看过,但是依然看不够,而且还有注释,楼主辛苦了。[mood15]
 
俄罗斯空降兵第45近卫特战旅从米-8直升机上跳伞
d745uc5ip8g31.jpg

比利时埃本埃马尔要塞中的一门75mm火炮
f52j8uvur7g31.jpg

富兰克林·罗斯福号航母(USS Franklin D. Roosevelt CV-42) 离开纽约布鲁克林码头后沿着纽约东河行驶
hsz38qlzm5g31.jpg

自由女神像注视下的USS Lafayette,原为法国邮轮SS Normandie,后被美国扣压准备改装为航母并改名为USS Lafayette,然而1942年改装过程中船只着火侧翻,经简单救援后停留在现纽约客运码头88号泊位。1946年被认为恢复成本太高而废弃。
spea47aum5g31.jpg

捷克斯洛伐克仪仗队,1970年代
fkgh8fjtj5g31.jpg
 
旧日本帝国海军驱逐舰早波(はやなみ,Hayanami,“夕云”级十二号舰, ) 全速前进中
ut20t3akkcg31.jpg

马岛战争中的阿根廷士兵,1982年
oe4hxblcgcg31.jpg

苏联、匈牙利和捷克军官在联合演习中,1970年代
7bx4n1bykbg31.jpg

柏林斯潘道监狱外的美军和苏军守卫
jral5fr36ag31.jpg

美军在阿富汗巡逻
f7q7rizk4cg31.jpg
 
瑞典装甲掷弹兵小队
_GrXf2LjefLQhixDNU_z4FXj-QLVpSeoUjUsn9CAmXU.png

英军第三医疗团的战斗医疗兵在赫尔曼德省的堡垒营
7ikw61vlhbg31 (1).jpg

S-70“黑鹰”装备AGM-114“地狱火”反坦克导弹,19孔火箭巢中装填着Hydra 70火箭,.50口径GAU-19三管枪加特林枪安装在短翼上,两侧舷窗还安装了M134米尼冈机枪。
za8tjqyje8g31.jpg

两名斯洛文尼亚士兵,其中一名手持柯尔特巨蟒转轮手枪(Colt Python)
zhcf7jlqvcg31.jpg

火炬游行(Großer Zapfenstreich,或直译为大宵禁)期间德国国防军士兵在国会大厦前
qqbeai5ubfg31.jpg

一名正在执勤的日本陆自士兵,东非吉布提
fbc2ll7lufg31.jpg

1943年8月27日,伦敦樱草花山的双联5.25英寸防空炮。
1iwndcw3dfg31.jpg

MH-60S海鹰直升机发射AGM-114B地狱火导弹
r53wk8oi1dg31.jpg
 
顶部